第十六章九锡朱门

街上众人被这声巨响吓得蹲在地上,有被吓得叫唤起来的,有的纷纷向天上看去,浦江捂着耳朵楞在马车旁,去当的小眼睛本来随着冲天雷也上了天,可被这一声巨响吓得抱着头跑到浦江身后躲起来。

刘安拉着缰绳安抚稍微受惊的驽马,微笑着掏出马耳朵里的棉球,扔掉一旁。

半响,对面持剑杀手们从地上站起来,有为首的人大喊一声,冲过来,其他人跟随着纷纷包围起来。

“吆哈哦要”蹄声阵阵,地面隐隐有轻轻的震动,大家回身侧目,听见骑兵特有的怪叫连连从天而降。

“啊呀汰”从大街口骑马冲锋过来俩员武将,全身披挂。

那是刘焉部将刘瑰、冷苞,俩人带领着数十骑兵策马奔驰前来救护。

刘安大喊“此时灭贼,杀一贼赏十金”

此时围护在马车旁的家兵只有几人可以再战,其他人等只是被利箭所伤,栽倒在马车上,闻听此言精神大振,竟持剑捂着伤口立于车前。

骑兵呼啸着从众杀手前扬刀飞过,有被战马冲击飞出的,有被马刀砍伤的,有被同伴撞倒的,场面一时混乱。

“杀”从大街口又冲出黑压压的能有数百穿着束袖圆领靛蓝短袍,手持短剑,头发也是用靛蓝色的布巾束紧的刘府家兵。

他们哄叫着从刘安眼前冲过,首领是刘焉部将高沛。

浦江早就从震惊中醒来,又被刘府家兵们冲锋的劲头感染跃跃欲试,看刘安点头就欢呼着随着**冲过去了。

数十人和数百人群殴那是什么概念,即使这些人是武林高手也不过是悲惨的下场。

只有几人趁乱逃走,那几人远远看了刘安一眼,被刘安有所察觉,看过去时,只是看到他们的背影。

大街上满是东倒西歪的杀手,受伤的刘府家兵们已被抬走,刘十三率人清理战场。

刘安带浦江、去当等人持剑**一遍,回到马车旁,向马车行礼禀报“主上,杀手已被解决,请吩咐”

半响,刘安看到从车里伸出手把车帘掀开,从后车上来俩个黄门武士,持剑静立护卫,刘安有些奇怪。

又有一个宦者大黄门趴伏于地让车里的人踩着他的脊背走下车来。

车上下来的是一个鬓角花白的宦官,刘安虽然不认识,但还是从衣服上,气质上辨别此人在皇宫内必是大人物。

“大胆,中常侍在此,尔等还不跪迎”从后面上来一个高级宦官小黄门,对着刘安等人厉声喝道。

吓得周围人全部跪倒在地,那高级宦官小黄门很生气,因为这些人跪迟了,看到刘安又很生气,因为刘安此时还站立看着自己。

“你怎么不跪迎”小黄门问道。

“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张宇那小子结交的朋友没有几个,这位少君又是你能得罪的吗,又不是不认识刘安刘静之”中常侍说道。

“呵呵,刘少君,某家失礼了”小黄门微笑着说道。

“军上,刘安怠慢,请赎罪”

“好了,咱家又不是来挑礼的,这次是一个围剿行动,剩下的让执金营管吧,你的部署还算不错,有计谋,不过护卫还是太少,有风险,明儿个,我出手逾,给你分配些高手”

“谢军上”刘安抱拳行礼。

张中常侍回到车上,在车里说道“好久没闻到血的味道啊”

“静之随咱家回宫复命去”车里传来声音。

让刘十三带领几个家兵留下处理尸体,刘安带其他人护送马车回宫。

迎面看到执金营首领董宠骑马带兵冲过来,见到马车行礼喊道“军上,有何吩咐”

“那是刺杀咱家的凶犯,幸得刘安救护,剩下的你去找刘府护卫交办吧”前车没有停下,后车的小黄门探出头对董宠说道。

“诺”董宠带马随着马车走了几步侍立说道。

没有几步,前方又有马队驰来,俩武将说道“骑督尉赵楚、左骑监夏普来迟,请叔叔怪罪”

“免了,护驾回宫”马车里说道。

“诺”前来的羽林骑兵一顿人嘶马鸣转头随车而行。

“中常侍赵忠族子赵楚是羽林骑督尉,中常侍夏恽侄夏普是羽林左骑监”中常侍张让在马车里探出头对刘安说道。

“多谢君上,元让带我去羽林大营认识的骑督尉赵楚、夏普俩人”刘安行礼说道,并对俩人抱拳打个招呼。

刘安送马车进入宫中,忙了一天,黄昏回到刘府大步流星的向自己院子走去,连给**奶请安都不去了,刘十三早就回来了,急忙收拾家兵的后续事务,安排赏赐等等,伤兵已运到农庄去了,刘安累得连盔甲也不脱了,坐在屋里茶桌旁就喝起凉茶,惹得院子管事三叔公连连摆手说不啊。

浦江指挥去当拿着扇子给刘安缓缓摇起凉风,自己和几个侍女忙着给坐着的公子脱下盔甲,现在叫少君了,因为是官家人啊,不过浦江还是习惯叫刘安为公子。

这么大动静,府中老祖宗自然又是询问一番,叮嘱一番,刘安瞅着大丫鬟春丽,那意思就是你告诉的是不,大丫鬟春丽扬着脖一副你能奈我如何的表情,气的刘安牙直痒痒。

第二日有小黄门前来宣旨,宗正刘焉劳苦功高,家道昌盛子民众多,赠九锡之礼红漆朱门,另宗正从事刘安刘静之能退恶人护卫宫鸾,赏赐珠宝玉石等物并拜封羽林军步兵营统兵官一职。

升官了,这是好事,送给宣读圣旨的宦官一些珠宝,才得知原来是最低级的屯长啊。

自然又是家长大人们叮嘱一番了得。

人逢喜事精神爽,刘安穿上羽林军武士服那又是一番打扮,青铜圆顶胃,筒袖铠,惹得大丫鬟春丽看到他的身板又是春眼迷离,不愿回后院了,浦江遭了大罪啊,脑门快被点出坑了,做什么都不对,就连院子管事三叔公都一天没进后花园,躲着春丽啊,这姑**找茬啊,意思很明显,照老祖**的话说,女大不中留了。

自然刘焉带家人一起要进宫谢恩的,皇帝是没时间了,让皇后**朕接待一下族人吧。

还要选个好日子把红漆朱门起来,这朱门还不能在原来的大门上修建,而是扩充门面啊,又要在原来大门外扩建大院,这红漆朱门**这是皇族子弟人家,而不是普通的官宦豪门,刘焉家人都很激动,这**着皇室终于承认刘氏族人这一脉的血缘啊!

自然少不了把前面胡同人家买下来,又请人工修建房屋,把刘府彻底整新一番。

门前还要再埋一个栓马桩,因为家里有三个军人啊。

这才是正宗的刘氏皇族啊

刘焉长子刘范现在是羽林骑营左署郎,属于中央禁军骑士,皇帝外出时随侍左右。

刘焉三子刘瑁是十八岁坐到北军中侯帐下牙门督,守卫北军大营军门的武官,手下有牙门将,牙门尉,当有战事之时,北军组军出战。

现在刘焉长孙刘安十六岁为宗正从事,冠礼之后,十七岁当上羽林营重步营统兵官位置,随侍皇帝左右的,而且为家里挣得皇帝的信任,前程似锦啊。

中央禁军分为南军卫尉令,北军中侯,羽林军,羽林营,城门营十二校尉,执金缇骑,黄门卫士。

地方军:关隘,郡兵,乡勇,亭卒。

其中黄门卫士是皇帝贴身护卫,羽林营是近身护卫,羽林军是皇宫值勤护卫。

刘安身上最明显的羽林营标志就是头上的锦鸡羽毛,是红色的,而值勤的羽林军头盔羽毛是蓝色的,他担任右屯长,有2个队率带领,每队161人,共有手下323个士兵,还有32个亲兵。

转了半天,跑到张宇手下干了,张宇羽林中郎将,直辖羽林营,校尉郭翔是副手,中常侍郭胜的养子,这次刘安到羽林营入职,即是郭翔陪同,这郭翔并不经常在营中,和张宇不同的是,郭翔是一个文弱的书生,被他的养父郭胜强逼着入伍参军,郭翔因为与张宇私交甚好就跑到张宇手下当职,乐个清闲自在,张宇也不管他,手下几个司马倒是认真负责的,也省了张宇不少心。

三个营司马(仪仗营、重步营、骑兵营)给刘安很大面子,亲自陪同郭翔把刘安介绍给众将官,按常规,校尉手下有别部司马3人,分别统管仪仗营,骑兵营,重步营,每营假司马各1人,左右军侯各1人,左右屯长各4人。

调入军营不得不在这里呆三个月,因为皇宫值守的羽林军抽掉大批人马随同左中郎将皇甫嵩奉旨前往凉州平乱,轮值的刘安随同大营全部调入皇宫,在南宫外的阅兵苑驻扎。

“静之,走,陪我到大将军府”张宇一大清早就到阅兵苑找到刘安。

因为进入宫内,所以刘安没有带家兵,只有浦江和去当俩人,倒是有几个士兵平时前来侍候,其中就有伍长李琦。

看到李琦,张宇倒是想起那次他闯营的事来,询问了几句,知道李琦现在刘安手下,鼓励他好好表现,说话的功夫,几个士兵已经为刘安穿戴完毕。

刘安还是头一次到大将军府,远远的就看到门前的那杆大将军旗,左右有执旗将士护卫,威武的大将军门有牙门督在值守,整个大街上布满穿盔戴甲的持戟武士和骑兵。

俩人踢蹬下马,把缰绳甩给浦江,刘安随张宇进入府内,穿过高高大大的门楼,就是大庭院,不少将军隶属、员吏匆匆忙忙的进出,有急匆匆的外地信使快步进入禀报。

张宇却带刘安拐进旁门,护卫为俩人打开角门,来到中院,顺着边道,俩人快步的跑到一处幽静的小院前,示意刘安禁声,张宇蹑手蹑脚的进入了,给人一种偷情的感觉。

“什么人,莽莽撞的,见到皇后不见驾吗”刘安闲的无聊,正要四处看看,却被从角门拐出来的人们碰见,对方是一群何府的家眷,前边有几个黄门宦者厉声喝到。

“刘安刘静之拜见皇后”刘安低头施礼。

“哦,刘静之”人们闪开,刘安抬头见到一位貌美女子走出来,头上插着摇马髻,挂着白珠钗,俩只大海珠把小巧的耳朵衬托着,让人爱恋。

“你如何在这里”何皇后温婉说道。

“回皇后,张元让在里面拜访”刘安刚说完,何皇后把手一挥,众人都走光了。

刘安看着众人随皇后进去,不多时,里面一顿鸡飞狗跳,张宇衣衫不整快速的跑出来,见到他连说“就差一点,哈哈”

刘安立刻明白,照他屁股就是一脚“好啊,这就是兄弟,把我给卖了”

俩人正在闹着,有黄门宦者出来叫二人进入,整理衣物,不能君前失仪啊。

“你啦,胆子好大,大婚在即,还把持不住,还有你,身为皇室族人替人把风放哨,叫史官如何评价”皇后挥退众人,身边只有几个贴心的宫女侍候。

“皇后教训的是,元让紧尊圣逾”

“你呐,刘静之”

“回皇后,如果元让还是让我来,我还是会来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呸,大胆”旁边一宫女呵斥。

“嘻嘻,倒是很像皇族子弟的样子,你可是拿皇上的话来说我啊,都是那么的,唉,行啦,静之,你是元让好友,尽管这大半个皇城,人人称颂你是刘大善人,甚至士族人们也支持你的父亲,你俩还是要注意影响啊,尤其是你元让,听说你在宫内追打黄门侍郎,这样传出去好吗?岂不是让世人耻笑”

在何氏妹妹的闺房里也不可呆太久,张宇、刘安二人护驾回宫。

热门小说推荐:异世之九转七星〕〔凯域〕〔不惜手段〕〔魔逆传奇〕〔地球暗黑史〕〔散仙临异世〕〔灵寻〕〔普照宇宙的太阳〕〔血契皇都〕〔人间界令〕〔心灵之王〕〔玖玖〕〔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大的美丽〕〔禁断之人〕〔无限掌控〕〔战乱时期的爱情〕〔我的高四生活〕〔七大神器〕〔绘道〕〔带着太极闯异界〕〔赏金猎尸〕〔我的异界征战梦〕〔帝爵录〕〔叙佳话〕〔那些年混在东北的日子〕〔绝宠千年之还我大金〕〔灵冥邪尊〕〔醉生〕〔丑小鸭华丽变身美女杀手〕〔阴阳那些年我的离奇经历〕〔美丽若绮by明星志愿2〕〔第九门徒〕〔异世古荒〕〔怒火深渊〕〔桑子〕〔邪王的陪葬王妃〕〔立天格物录〕〔逆天魔女之绝代轻狂〕〔塔罗牌恋人〕〔废物二小姐倾世皇后〕〔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逆世天才〕〔炼狱骑皇〕〔天王巨星:小助理哪里跑〕〔地狱手记〕〔神的酒吧〕〔现实就是现实〕〔逆丹魔神〕〔混世青春〕〔小小江湖之暗流〕〔沉艳苍穹〕〔机甲领航师〕〔黑夜血月〕〔浴血都市〕〔主宰红尘〕〔圣劳伦斯帝国〕〔异世邪颜女〕〔圣灵石之圣灵使者〕〔网游之摄龙诀〕〔应龙破天〕〔符炼天地〕〔帝脉之无休杀戮〕〔雪中恶魔天使〕〔东北风云之四大天王〕〔痞子时代之王者〕〔神兵天降〕〔黑客联盟〕〔绝世战皇〕〔陆压传之南北之争〕〔明暗异世夜涌〕〔创世巫师〕〔毒蝶舞〕〔只怨君生我未生〕〔谍影1894〕〔三世争雄〕〔影子煞手〕〔玄力通神〕〔含笑的扯淡大学生活〕〔仙痕纪〕〔青春就得任性〕〔装嫩王妃pk魅惑王爷〕〔破灭诸天〕〔九子绘〕〔虚邪〕〔从诛仙世界开始〕〔异乱之战〕〔域牢〕〔惩戒魔神〕〔异转朝旭〕〔末世危机之穿越火线〕〔杀戮青春〕〔异界至尊武神〕〔我是安灵师〕〔我宰沉浮〕〔爱在蓼湄〕〔情帝传奇〕〔不死狂少〕〔冰封王座和项羽〕〔咎无言〕〔黑岩射手之重生计划〕〔逆天韩帝〕〔血域纵横〕〔轻狂岁月,热血〕〔魂印鼎〕〔神兵大帝〕〔御兽戒指〕〔禹潞劫〕〔大航海时代之女真崛起〕〔幽冥七派〕〔古道封天〕〔圣夏的光〕〔凤谋九天〕〔梦醒应觉身是客〕〔凤凰策卿本红妆〕〔英雄联盟之暗与光〕〔剑道天骄〕〔战路〕〔梦几章〕〔战斗魂〕〔锦衣高手
最新入库小说:钟馗日记〕〔夜微敛寒月翩翩〕〔墓族之歧途〕〔可以爱的光阴〕〔梦想奏曲〕〔美少女阴阳师〕〔明之星〕〔网游之笑傲九州〕〔军旅岁月〕〔傲天破苍穹〕〔记得我们从校园走向婚姻〕〔自古狐狸不胜狼〕〔嚣张〕〔赖上你的家〕〔绝世剑霸〕〔春雪老树传〕〔大天道〕〔修真妖孽〕〔烟花不堪剪〕〔不死道印〕〔尘世虚妄录〕〔悟空异世迎〕〔网游之书生中学〕〔总裁的掌上娇妻〕〔修真进化之路〕〔恋上冷漠少爷〕〔妃常穿越不嫁病王爷〕〔火影路漫漫〕〔在记忆里沉睡〕〔致命杀神〕〔大话洪荒〕〔重生之重闯人生〕〔重生神通道〕〔南柯一梦空荒年〕〔御道之力〕〔东方三国〕〔不朽灵帝〕〔苍破虚无〕〔机器女友之未来〕〔龙魂 巅峰邪皇〕〔保镖逆袭〕〔斩仙道〕〔迷糊恋爱见习生〕〔霸道校草的一度冷恋〕〔我们的高中时代〕〔孤狼红狐〕〔青灯馆〕〔水月镜像之一世倾〕〔神魔易天〕〔笑侠神捕〕〔盛嫁〕〔杀手夜话〕〔三世缘之你是我的劫〕〔造化至尊〕〔穿越之妖魅王妃〕〔有一种永恒叫知己〕〔薄荷之沫〕〔最终的叹息〕〔玄的冥〕〔一剑江湖情〕〔炎黄烈〕〔虐恋之复仇〕〔彼时年少风华茂〕〔兽弈天下〕〔元明梦记〕〔带你走进古青楼女子的梦魇〕〔召唤复兴〕〔断琴乐殇〕〔神癫侠侣〕〔杀手娇妻你别跑〕〔谁欠谁一个未来〕〔寂寥〕〔仙武纪〕〔神魔万界〕〔无缺〕〔新时空武极〕〔仙府之缘后续〕〔懦弱的我〕〔封天传〕〔玫瑰血〕〔玄天之龙的传人〕〔斜阳恨〕〔无限秘境〕〔Knight王国挽歌〕〔无影剑帝〕〔网游之剑碎虚空〕〔印刻爱你的时光〕〔天帝命典〕〔皇城夜阑珊〕〔凤御:谋乱红颜〕〔群雄称霸〕〔创圣〕〔命之奢望〕〔火的传说〕〔九鼎傲世录〕〔前夫求宠〕〔万毒圣灵〕〔我的生肖异能〕〔武魂之灵〕〔凡恨〕〔校园邪凤〕〔倾城红颜似流年〕〔总裁大人太闷骚〕〔我的秦始皇妃〕〔妖居奇谈〕〔断剑斩天〕〔混过不后悔〕〔情深劫起〕〔烈焰神骑〕〔颓月〕〔逍遥宇内〕〔科技狼人〕〔清雪忆梦〕〔平凡梦〕〔神武海贼王〕〔九州修神录〕〔网游之风凌纵横〕〔进化演绎〕〔有莫一子兮倾凡城兮〕〔异妖浮世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